标题: [换妻之后迷途] [1-100] [全本]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474367
帖子 31662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1-8-11 10:0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换妻之后迷途] [1-100] [全本]

[小说名称]:换妻之后迷途
[文件大小]:371k
[小说作者]:
[合集目录]:1-100
[节选预览]:

娇嫩的肉穴早已经在男人几次的舔弄中湿透,大量的淫水不仅让方琴黑色的毛发杂乱不堪的伏倒在花房周围,更有些已经顺着深邃的阴沟流过更为隐蔽的菊蕊,此时的刘劲像是在玩弄自己到手的猎物一样,熟练的握着自己的肉茎在那两片充血肿胀的阴唇间滑动。居高临下充满戏谑的眼神让方琴羞耻的想要移开自己的视线,然而她却又不能这么做,因为她还抱着最后的一丝期望,期望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有最后的一丝理智,期望他至少能换个地方再做他想做的事。这时候的方琴,对男人的插入已经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了,只希望那羞辱的一刻不要在自己丈夫的身边发生。
  可惜,早已经想好了一切的刘劲怎么会放过这无助的羔羊。没过多久,就在方琴自己都被刘劲磨的瘫软如泥,甚至有过几次都因为自己的肉穴太过湿滑而让刘劲差点滑入的时候。门外的齐月突然发出一声拔高的淫叫,那一声淫颤颤充满欢乐的声音让方琴陡然颤动了几下,她知道,这是齐月被自己老公进入了。不同于上一次的偷窥,今天的这一切发生的更加真实,也更让方琴绝望。
  刘劲等得就是这个时候,在方琴最悲伤脆弱的时候,刘劲猛的催动自己的腰身,一把捂住方琴的嘴,用最有力的姿势破开了一切,将自己早已不耐的肉棍强猛的插入了那紧致湿滑的通道。而方琴,在被刘劲捂住嘴的瞬间就明白了他要做什么,然而这一次方琴却没有任何的抵抗,她只是放弃的闭上了双眼,随着男人的深入把头仰起,在一滴清泪滑过脸庞的同时,发出一声隐忍的轻哼。
  和上次自己猜测的一样,刘劲的那根东西的确比丈夫和李伟都要长,几乎一下就顶在了方琴的子宫口上。这时她忽然想起了那次丈夫因为吃醋而在床上弄她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对话,还记得那会儿自己在丈夫的狠操下被逼着说出了只要刘劲来自己就让他操的话,没想到如今却真的应验了。刘劲的的确确地操了自己,还是在丈夫的身边。
  “嘶····”和方琴不同,刘劲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感想,他只是专注的享受着自己猎物的滋味。进入方琴后,刘劲并没有马上动,或许是因为期待的太久,所以方琴小穴内的感受无疑被放大了许多,那种温润,紧裹的刺激让他不得不暂停片刻,静静的等候这种几乎让他有些立刻就控制不住想要射出的感觉过去后,又才缓缓用力。门外齐月的叫声越来越是放浪,不时也能听到魏明对自己老婆粗言秽语的凌辱,刘劲却是一点没有生气,因为这只会让他更刺激。再看身下的方琴,裙子裹在腰间,盘好的头发早已经散落,凌乱的搭在肩头,娇艳的小脸绯红一片。她的眉头依然深锁,洁白的牙齿咬得嘴唇发青,可那呼吸却是越来越重,偶尔也会耐不住的从鼻间哼出一两声婉转绵软的哼叫。原本撑在自己胸前的两手不知不觉已经松开,无力的耷拉在自己的肩头,就像她腿上那条内裤一样无助的随着自己的起伏而晃动。
  方琴知道男人在欣赏自己被他操弄时的神态,她拒绝不了,就像她拒绝不了自己身体的反应一样。从上次和李伟偷情的时候方琴就明白了自己身体内潜藏的淫荡,也知道自己只要被男人插入后就会难以拒绝的变得顺从,这和她的意愿无关,只是她作为女人注定要承受的悲哀。(插句题外话,作者这辈子是做不了女人了,也没有弯的打算,所以注定不会了解女人被男人插进去那一瞬间从生理到心理的变化,不过看过那么多案子,发现很多女人在被强暴的时候的确会因为被男性插入而瞬间失去反抗能力,不得不说,的确是件让人很感慨的事)“琴,和我想的一样,你的逼真紧,水也多,你真是个尤物。”看着女人偏过了自己的头,刘劲知道,方琴肯定是有感觉了,只是她不想让自己发现她堕落的一面。可这也阻止不了刘劲现在戏虐的在她耳边说着淫荡挑逗的话。被人这样说着,方琴却不敢反驳,事实上她也反驳不了,两人交接处越来越明显的水声让她难堪,让她恨自己身体的敏感。
  “别装了,我知道你也是舒服的,要不也不会流这么多水,琴,其实你也是个骚货,跟齐月一样的骚货。”方琴羞愧的听着男人继续的用肮脏的语言撩拨着她,现在的刘劲真的和自己所想的那个人不一样了?还是每个男人都喜欢在床上来这一套,方琴还记得魏明在那次发怒的时候也是这样一边玩弄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用粗俗的语言侮辱着她。身体的刺激催动着方琴本能的性欲,尽管现在身上的这个男人似乎表现的和以往自己想的要不同了许多,但方琴还是不可否认的因男人的这些话而开始兴奋。她的腰悄悄的开始了扭动,肥美的屁股也偷偷地前后移动迎合男人的抽送。或许就和刘劲说的一样,自己的确也是个淫荡的女人,只不过自己的淫荡针对的却只是丈夫以外的男人。方琴无奈的想着,不知道魏明看到自己这幅样子会怎么想,其实他的妻子也可以和齐月一样的风骚,甚至比齐月做的还要好,只是他从来都没有发现过而已。这时候,方琴忽然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叫出声来,让门外高声淫叫的齐月听听,听听自己比她还要骚浪的呻吟。
    先声明下,这是计划中新书的第001章草稿,拿出来给朋友们看看,是否喜欢这个类型,另外大概先介绍下,这本书在我的想象中应该不算纯肉文,而是一本就算抛开情色也可以一看的书。当然,H的东西少不了,有乱LUN,还游戏微重口的东西,太重口自己接受不了-  -。请大家多提意见,另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留名入书作为配角出现,当然希望取些偏近古风的名字。
  “啊···笑郎··轻点···哦··奴家··嗯··奴家受不了··”
  “跟你说过几次了,叫老公,别叫什么郎啊郎的。”
  “哦··嗯··老公··老公···我的小老公··啊···你要弄死··嗯··弄死奴家了··啊··用力·····快··”
  大越国苍狼军孟府的后宅,一间仆从所居的小屋门口站着一个脸红似火满眼羞色的美妇。她有着娇美的容颜,肤白胜雪,然则丰腴完熟的曼妙身躯上却是穿着一身灰扑扑的下人衣衫。此刻的她心里既羞且怕,可又充满着深深的无奈。因为在她的身后,那间时时传出淫靡之音的屋子里所处的两人,一个是她现在的主母,一个则是她的宝贝儿子。
  林笑挺着自己硕大异于常人的家伙不停的在身下美妇那双修长的玉腿间捣蒜一般的撞击着,而他的耳朵却是时时刻刻的留意着门口的动静。一来他现在是以下人的身份却在奸干着自己的主母,二来他也是在为那门口妇人若有若无的喘息声而怦然心动。当听到那娇喘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密集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笑了。
  男人的神色自然瞒不住躺在他下面的女人,柳飞烟,这个堂堂大越过苍狼军军帅的夫人,一边媚眼丝丝的承受着自己身上年轻男子越来越有力的抽送,一边压低着自己的嗓子,轻声调笑着自己的情郎。
  “笑郎··哦不,老公,你真是越来也变态了,自己在这做那羞人的事,却让你母亲给你把风。”
  “什么叫羞人的事,明明是快乐的事好不好?”林笑得意的用力狂顶了几下,那圆滚滚的玉茎头深深的陷入到一层软肉之中,惹的身下的美妇人身子猛的颤动了几下,然后再次泄出大股的淫液。等美妇稍稍从那销魂蚀骨的味道中清醒一些之后,林笑才接着说道:“我这么做的目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刚刚又一次被送上高峰的柳飞烟勉力扭头冲着那扇并不怎么严实的木门瞟了一眼,漂亮的凤眼中水润欲滴,整齐的贝齿轻轻的咬了咬红润的嘴唇。心里暗道,我这是怎么了,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任由这个恶魔一般的家伙糟蹋也就算了,现在还不知羞耻的有违人伦大德的帮他一起引诱他的亲娘。柳飞烟羞愧的这么想着,但那穴儿里的水流却是流出的更急。她从小就与那些身边的大家千金门不同,时常做些让父母头疼,离经叛道的事。现在虽然因为年岁和嫁了人的关系要安稳了不少,但那心的深处却始终潜藏着一份有违这个时代的叛逆,否则也不会在林笑的引诱下做出现在这种羞人的事。不过每当想起身上的那个男人终有一天会爬上他自己亲娘的床,压住那具不输于自己的美艳熟肉,柳飞烟都会迷离的再次拥紧身上的男人,哀求着他用更野蛮的姿势和力量去更彻底的占有她,征服她。
  压迫着自己肉棒的那团骚肉又再次收紧,林笑知道身下的美妇又因为自己那荒淫的乱伦愿望而激起了新一轮的春潮,他得意的再次将两条圆润修长,若在自己那个时代不知道会被多少女人羡慕死的美腿架在了肩上,强健的熊腰再次加速的摆动,直插的柳飞烟娇躯不住的颤动,但又拼命的抛送着自己的肥臀,在更为淫荡的叫喊声中抵死迎合。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房内的动静终于归于平静,瘫软如泥的柳飞烟蜷缩在林笑的怀里,满足的用葱嫩的玉手抚摸着情郎坚硬有若铁石般的胸膛。而林笑则一边轻轻用手划弄着美妇有若凝脂的玉背,一边询问着自己拜托给她的另一件事。
  “老婆,我上次让你跟孟良诚说的事有消息了吗?”
  柳飞烟楞了楞,然后才醒悟过来林笑是在叫着自己。自从和林笑好上之后,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些奇奇怪怪的称呼,不过虽然有些不习惯,但对于正是空闺许久寂寞独深的她来说,只要林笑能好好对她,这些旁的小事都没什么好计较的。就像刚才,她不也是一边挨着情郎一下比一下刚猛的插入,一边淫颤颤的按他的要求叫着老公吗?只是林笑让她办的这件事,柳飞烟却是有些不想的,因为她不想再一次面对寂寞,更不想和心爱的情郎分开。所以柳飞烟并没有马上回答林笑的问题,而是斟酌了一下语气,抬头看着爱郎那年轻俊秀的面容,撒娇似的说道:“老公,你真的要那样做啊,战场上你一刀我一剑的多危险,你就不能安安稳稳的在家里陪着我吗?就算奴家求你好不好?”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7 09:38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