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重生半人半鬼] [前名:落红镰] [作者:yzsfy]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474493
帖子 31698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1-8-11 10:0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重生半人半鬼] [前名:落红镰] [作者:yzsfy]

[小说名称]:重生半人半鬼
[文件大小]:251
[小说作者]:yzsfy
[合集目录]:1-17
[节选预览]:

次日的郊外大道上,车辆稀少,唯独一辆省外车牌号的宾利朝张富的私人别墅驶去。驾驶车的人正是张财,不过副驾驶的位置坐着一位穿着时尚,身材窈窕的女人。赵莎莉!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身穿一身连衣长裙,在红色高跟鞋的衬托下两只玉足显得细腻白嫩。她胸前的沟鸿被安全带勒出另一种模样。此时,一旁的张财正接通与张富的电话,她则是补着自己的唇妆,面前的抽箱里堆满了各种品牌化妆品。

“喂,老爹,我和莎莉过来了。” 说完,张财看了一眼旁边正抹着口红的莎莉,莎莉只是红着脸瞪了他一眼,转头朝窗外去。“对,快到了,已经在郊区大道上了,嗯,好!”
挂断电话后,张财嘿嘿一笑,说:“莎莉,我之前给说的事,考虑清楚没有!这都快到老爹的别墅了!”莎莉白了他一眼,将口红盖盖上,丢到抽屉里,没好气的说到:“哼!没想到竟然打起自己儿媳的主意来,你父子两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别这么说嘛,谁叫我们莎莉长得又美又能干呢!连自己公公都迷住了…”
“少贫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爹就喜欢贪恋别人的妻子,现在连自己的儿媳都不放过。”
“嘿嘿,是是,莎莉你说得没错。不过你知道那些人妻为啥都甘愿拜倒在我老爹的胯下吗?” 说着,张财摸出一根香烟。莎莉拿出打火机为他点上。
“还能为啥,不就是你老爹有钱嘛!” 莎莉双手抱前说到。
“非也非也,你是不知道自从老爹喝了道士的阳刚符水后,那股猛劲儿,那种速度!简直碾压我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你是没听过老爹身下的女人,那叫声,简直不成样子,每次一折腾,就是一宿……”
“别说了…”

此时莎莉红通着小脸,再次别过头去。赵莎莉,不但人漂亮还是公司的老总,再加上平时一脸高冷范。和张财两地分居时,很多男人都望而却步。可任何女强人都受不了夜晚的空虚寂寞,她也希望能和其他男人搞搞暧昧,或者发生些什么。可自己一身的魅力,就是无人上前尝试…真是有苦说不出。张财对自己老爹那神乎其神描述,硬是听得赵莎莉面红耳赤,忍不住想象自己公公是到底如何的威猛!她又想起刚过门时,张富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偷瞄自己。想到这,她只觉得口干舌燥,拿起款泉水喝了起来。
片刻,宾利驶入别墅停车库,两人刚下车,张富再次打来电话,“财儿,到了没。” “到了到了老爹,在车库呢,你别心急啊…”身后的赵莎莉扯了扯衣口领子,只觉得这股口干舌燥越来越烈。再次从包里拿出水喝。

别墅三楼,一位大波浪卷的女人,刚裹上浴巾从浴室出来。身上散发着不知是沐浴露还是体香的味道。卧室的大圆床上,张富穿着浴袍躺在上面,正不停地翻看赵莎莉的生活照,另一只手在胯下做着极慢的运动。
“老张,小财是不是到了?” 说着,女人缓缓走到张富床前。
“嗯,刚到地下车库,现在上来了。” 女人见张富套弄肉棒,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说到:“快别看照片了,你儿媳马上就上来了…”
张富将手机一丢,说到:“好,不看不看,先看看你这骚娘们的!” 张富起身,直将女人的浴巾扯到一边去。“啊,讨厌啊老张~待会儿被小财看到,多不好意思…” 女人连忙手挡住胸前的大葡萄,另一只手挡在胯间。
“哈哈,骚娘们儿,你还会不好意思?” 说罢,张富上前直将女人压在床上,一副要打仗的架势。
“嗯~老张,现在不行,小财马上就上来了。”张富搓揉着乳量不小的奶子,说:“哟,香惠,是不是在等财儿来疼爱疼爱你啊!”
“呜~别说了老张,羞死人家了…”

莫香惠!张富的情人之一,也是众多情人中,张富最喜爱的一个。作为少妇,她一头大波浪卷下更是一张网红脸,要肉有肉,要情调有情调,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风韵十足,简直是众多男人心中的极品少妇!当然,这种漂亮的女人,自春心萌动以来,自然是没少被男人的肉棒疼爱,随着年龄增长对于男女之事是越来越放的开,尤其钟爱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儿!

咚咚咚!
“老爹,我把莎莉带来了。” 张富一听,连忙松开了魔爪起身去开门。莫香惠也趁机捡起地上的浴巾将胸前春色裹住。
“哦,莎莉来了,来来,快进来坐!”赵莎莉无意间飘了眼张富胯下,差点被吓到,她捂着小嘴满脸通红。
“老爹,你那雄威跑出来了!”张富低头一看,这巨物竟露了大半出来,他连忙将浴袍拉上,抬头对莎莉嘿嘿笑着…
“嘿嘿,不好意思啊,吓到莎莉了…来来,先进来吧…”进了门,赵莎莉胸口那股燥热更加强烈,尤其是看到张富的巨物,心脏更是扑通跳个不停。再次拿出矿泉水,喝了起来。
“哟,香惠姐,你真是越来越美了。” 张财发现莫香惠坐在床上,挫着双手上前去。
莫香惠捂着嘴,笑说到:“小财,你这小嘴越来越甜了。”张富朝张财使了个眼色,随即说到:“你们刚下车,一股汗味儿,去,财儿,带着莎莉去洗个澡!”
“啊,好好,走莎莉,我们一身汗味,得去洗洗。” 说着,张财强拉着一声香水味的赵莎莉进了浴室。张财从身后抱着赵莎莉,伸手揉摸着她饱满的奶子。

“莎莉,我没骗你吧,老爹的尺寸厉害吧!”
“去你的,我才不要呢…”
“莎莉,你就别装了,你看你的骚穴,都滴水了…” 话间,张财已经将手伸到莎莉的胯下,手指在里面抠挖着。
“呜…哦哦…你们父…父子两,一个想上自己老爹的情人,一个…想上自己儿媳妇,真是变态…哦哦…”说完,莎莉转过身,双手挂在张财的脖子上。两人一边亲吻,一边脱下彼此的衣物。
莎莉的乳房又圆又挺,一手刚好握得住,张财抓在手里自然是痛快。两人刚倒上沐浴露,浴室外便传来肉体的冲撞声,以及莫香惠的叫声。
“哦哦哦…爸爸…好爸爸…哦…鸡巴好粗好大…哦哦爸爸干死我了…哦哦哦…爸爸好猛好厉害……干死人家…干死人家的小骚逼…哦哦哦…”莫香惠的呻吟,犹如催情药水,让浴室里的两人直接干了起来。张财将赵莎莉按在磨砂玻璃上,后入式冲撞她的娇臀。莎莉浑圆的奶子被压成大饼,在磨砂玻璃上格外显眼。

“哦哦哦…老公…哦哦哦…呜呜…” 赵莎莉听着莫香惠喊着羞耻不堪的话,一时间有些羞涩,压低着嗓门呻吟。今日的张财,冲撞得有些猛烈,他听着门外香惠姐的叫声,身上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他回想着香惠姐那对熬人的奶子,肯定在老爹的冲撞下,拼命摇晃,再想想香惠姐成熟大女人的样子,风韵十足的样子,在老爹胯下,又会是什么模样…张财越想越激动,他闭上双眼,拼命干着面前的莎莉,仿佛是在干着莫香惠。

“哦哦哦……老公……哦哦哦…你今天好猛…哦哦…干死我了…哦哦哦…”莎莉摇着一头短发,在磨砂玻璃前又是喘气,又是呻吟,玻璃上早就一片雾气,汇成一颗颗水珠向下流去。她心里也清楚,身后的男人今日为何会如此凶猛。听着外面女人的叫声,莎莉自然是联想到张富跑出来的巨物,不禁好奇,公公真有这么猛吗!
“骚娘们,大声点,再大声点!”  张富一边拍打着莫香惠的丰臀,一边冲撞。他知道自己窥窃已久的莎莉,正在里面听着,自然是要将最好的状态拿出来。以从未有过的力度和速度,干着莫香惠。
“骚娘们,财儿在里面听着呢,想不想待会儿好好被他疼爱,想的话,叫得再骚点,财儿就喜欢你这种骚货!”
“啊啊…爸爸…干死骚逼…小惠就是个大骚逼…哦哦…小惠最喜欢爸爸的大鸡吧了…哦哦…小惠天天都想被干…哦哦…爸爸再猛一点…哦哦…顶到小惠的子宫里…哦哦哦……” 莫香惠的叫声一声比一声浪,越来越疯狂。听得莎莉忍不住偷偷幻想,张富那根巨物进入自己体内,到底是何种滋味儿。莎莉也闭上眼睛,仰起脑袋尽情享受冲撞。她撅起屁股迎合张财的节奏,幻想身后的男人就是自己公公,幻想张富凶猛无比的阳物插到自己的蜜穴深处…

整个房内,充斥着四人的叫声和喘气声,肉体冲撞声更是从未停下。在交欢中,四人都幻想着自己的小渴望。张财将莎莉顶到墙上,继续冲撞,喷头并未关掉,淋着交欢中的两人。浴室外,张富那边也换了姿势。莫香惠的性爱经验丰富,身体自然柔软。她靠在墙上,一条腿被张富扛起,一条腿支撑着身体。让本来尺寸就不小的巨物,顶到了最深处。
“哦哦…爸爸…太深了…哦哦哦…不行了…骚逼受不了…哦哦…太猛了…哦哦哦…爸爸…骚逼要喷了…要喷了…啊啊啊……”
张富见状立即拔出肉棒,只见莫香惠的肉穴里喷射出一股透明液体,直飙床沿。在浴室中冲刺的张财,听到莫香惠进入高潮的叫喊,再也受不了刺激。他抓着莎莉的奶子,在闷哼中开了闸!片刻过后,四人穿着浴袍聚在大圆床上,张财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缓缓说到:“呼,老爹,你那阳刚符给我点呗,我都比不上你了…”张富抽着烟,一只手伸到浴袍里,捏着莫香惠的奶子,说到:“去你的,臭小子,李大师走前就留了两张,再给,你老爹就没了…”
“别啊老爹,你看我今天把莎莉也带来了,就给我一张呗!”张富吸了一口烟,看向张财怀里的莎莉,胯下刚泄气的巨物,再次突破浴袍跑了出来。莎莉瞧见,连忙羞红了脸别过头去。
“哈哈,好,就看在莎莉的面子的给你一张。”
“死鬼,连儿媳妇也不放过。” 莫香惠拍打着张富的大腿说到。莎莉听了这话,脸更是红得不行。此时她的脑子里塞满了张富那根巨物的模样。
“嘿嘿,你还不是一样,连情人的儿子也不放过!” 说着直将莫香惠搂在怀里。
“讨厌,小财还在呢~” 莫香惠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埋在张富的怀里。
“财儿,休息好没,接下来要进入主题了。”
“差不多了,老爹,咋们开始吧!”

莎莉一听,那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偷偷看向张富胯下,更是让自己心猿意马。张富丢了一把钥匙给张财,说到:“财儿,带你香惠姐去二楼,你两好久也没说说话了,老爹就不打扰你们了…”张家父子已经提前说好,两人分开办事。一来也照顾莎莉的感受,她没莫香惠那么放的开,二来,父子喜欢的女人都再对方怀里,如今只想在各自的二人世界里快活,谁也不打扰谁。张财拿起钥匙,笑说到:“香惠姐,和小财下去说说话呗!”
“老张,那人家可就去了?”
“去吧去吧,好好交流啊!”说得莫香惠耳红面赤,低头拉着张财出门去。走廊上,张财隔着浴袍,从后面对莫香惠的臀部又摸又揉。
“香惠姐,你可是越来越迷人了…”
“去,这才刚出来,就忍不住了?” 说着,莫香惠拍掉了张财的魔爪。两人继续朝二楼走去。莫香惠的臀形在浴袍下,若隐若现,她身后张财实在忍不住,才到卧室门口,便从后面将莫香惠抵在门上。张财穿过浴袍,直将莫香惠的巨乳握在手里。
“香惠姐,你的奶子好大啊,是不是被老爹开发的?”
“啊…才不是…”莫香惠撅起屁股,故意蹭向身后的硬东西。柔软的臀肉压在肉棒上,惹得张财向前顶去。
“哦,香惠姐,你好骚啊。”
“小财,别说了,我们快进去吧…”

张财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拿钥匙开门。可关键时刻,这钥匙怎么也插不进去,莫香惠见张财猴急的模样,噗哧笑了一声,她握着张财的手,这才将钥匙插了进去。
“小财,下次可要看准了,不然插不进去…” 莫香惠的话透露着一股骚劲儿,更多的是对张财的挑逗。她将撅起的屁股往后再顶了一下,开门而去。

三楼卧室,两人的气氛并不没有张财和莫香惠那样活跃。莎莉只是通红着脸,小手不由的抓起床单。
“莎莉,来,坐过来…” 张富拍拍床说到。
“啊,好…”莎莉缓缓坐到张富旁边,一只大手只接滑进浴袍内,抓住了莎莉的奶子。
“啊…不要…”
“莎莉,你玩过角色扮演没?” 张富的大手越揉越起劲。
“嗯呜呜……玩过…“张富一听,直将莎莉抱在怀里,背对着自己。如今朝思暮想的尤物到手了,一想到很快就能将莎莉压在胯下,张富胯下的巨物又硬上几分。
“莎莉,从现在开始,叫我爸爸!” 张富命令的语气,容不得莎莉推辞。她小声说到:“爸爸…”
这两个字传到张富耳里,如同炸弹,让张富浑身血液沸腾。他吻着莎莉的后颈,吸吻着那股迷人的女人体香。他伸出舌头,在莎莉后背四处探索,又咬又舔…痒痒感让莎莉弓起身子,低声呻吟。很快张富粗糙的大手,便深入莎莉的胯间。随着莎莉一身机灵,下体传来噗嗤噗嗤的水声。
“哟,莎莉,你流了好多水!你看!” 说着张富拿出沾满淫液的手,凑到莎莉面前。
“呜呜…爸爸别看了…人家好害羞…哦哦…”莎莉只觉得屁股下的巨物,越来越硬,洪水泛滥的小穴被扣挖,让她越来越渴望那根巨物进来的滋味儿。清澈的水声暗示两人,可以交配了…莎莉的身子比较娇小,坐在张富怀里,被两只大手托着翘臀,向巨物靠近。

“莎莉,你觉得爸爸的鸡巴怎么样?”话落,莎莉感觉到阴道口顶着一根热乎乎的巨物。
“爸爸的鸡巴太大了…莎莉怕…”莎莉急忙撑着张富的大腿,她自然是渴望巨物进来,可当龟头抵在阴道口时,才体会到,这种尺寸不是自己吃得下的!
“莎莉别怕,爸爸慢慢进来…”话落,张富托着翘臀,缓缓放下莎莉…
“哦哦哦…不行…爸爸…粗…太粗了…哦哦哦…”龟头才刚没入,只见莎莉的小嘴和肉穴张成了O型!随着巨物继续插入,就连阴唇也被拉了进去。
“哦哦…爸爸…鸡巴太粗了…啊啊啊…”莎莉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可张富并没停下的意思。反而迫不及待的让巨物全部进入。
“哦哦爸爸…慢点…慢点……爸爸…不行了不行了……拔出去…快拔出去……”巨物才进一半,莎莉就彻底吃不消了,她一边求饶一边扭动着下体。痛感和快感交织在一起,让莎莉摇晃着脑袋,咿咿呀呀的叫着。
她颤抖着小手摸向剩余的巨物,惊恐问到:“爸爸,还剩多少…“
“莎莉别急,还有一半多呢!“莎莉一听,顿时心生退意,她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果断拒绝,如今骑虎难下。张富舔着她的后颈,在耳后说到:“莎莉,你这是多久没做了,以后可要多和爸爸做呀!”说着,张富的巨物再次深入。莎莉彻底受不了,她连忙抓着张富的手臂,想起身逃跑。张富一看就慌了,好不容易等来今天,哪能说走就走…他一咬牙,按着莎莉的双肩瞬间发力。
“啊啊啊!!!”随着莎莉一声尖叫,张富的巨物全数没入。噗哧一声,只见莎莉极力弓起身子,她的尿道喷射出一股长长的尿液。
“哦哦哦…哦哦……”长达十余秒的排泄,让大圆床上湿了大半。随后莎莉如同泄了气一样,瘫软在张富怀里。

张财那边,两人在房内玩起了游戏。这卧室,是张富特意设计的情趣房,张财躺在一张按摩床上,莫香惠正朝自己的胸前倒按摩油,细白的手指在乳房上将润滑油涂抹均匀。
“香惠姐,你的奶子到底是吃什么补的啊,这么大!”
“想知道啊?” “嗯”莫香惠凑到张财耳边,轻说到:“男人的精液!”接着,莫香惠跪在张财胯间,将肉棒放入沟壑里。她抬头看向张财说:“小财,接下来可以忍住哦,这可是人家的杀手锏!“ 话落,莫香惠向中间挤压巨乳。张财顿时感觉肉棒被滑溜溜的嫩肉包裹。只是这一挤,一股射精感直逼张财胯下。
“哦,不行了,香惠姐,你的奶子好厉害!”
“小财,更棒的还在后面呢!” 说完,莫香惠挤着巨乳上下滑动,让张财的肉棒在乳沟里滑进滑出。这种有别于阴道的柔软触感,让张财如痴如醉。
“香惠姐,不行了,慢点慢点!” 张财抓着按摩床边缘叫喊到。可莫香惠不予理睬,依旧撸动着奶子,问到:“小财,和你妻子比起来,谁的奶子大。” 说着,莫香惠刻意加大了挤压力度,
“哦,当然是香惠姐的大,太爽了,不行不行了,忍不住了!”莫香惠一听,双乳越挤越用力,越滑越快!像是故意要让张财马上缴械。

忽然,张财开了闸,一股粘稠的精液直射到莫香惠的脸蛋上。张财尝过的女人不少,性爱经历更是不少,可像莫香惠这么个极品少妇,他还是头一次体验。以前玩的女人乳量不够,他也只懂对着女人的小嘴和小穴开炮,却从未想过女人的乳量大到了一某个地步,竟然能发挥出比小穴还要让人疯狂的触感!虽然张财没几下就射了,但这种体验让他如痴如醉,甘心放闸…片刻软去的肉棒还躺在沟壑里。缓过劲的张财抬头,正看见莫香惠抹着脸上的精液,一点一点的放入嘴里…
“香惠姐,你好骚啊!”
“小财,喜欢人家吗?”
“喜欢!”
“人家想听你叫人家妈妈…” 说着,莫香惠又抹了一指尖的精液,含入嘴里。

张财错愕了一下,没想到莫香惠竟让他叫妈妈,不过当张财看着莫香惠那副淫荡的样子,又联系上妈妈这个角色,不知怎么的,一股奇妙的兴奋感涌上心头。张财,从小就是由父亲张富带着,并不知道有母亲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当他看到莫香惠这种极品而又淫荡的少妇时,先入为主的惯性,错误地将淫荡的莫香惠刻在张财对母亲的印象里。
“妈妈…”  
“真乖,财儿…” 听着张财那一声妈妈,莫香惠下体竟滴答滴答流起了水,那同样也有一种征服小年轻的亢奋涌上她的心头。 这时,张财摸着莫香惠的脑袋说到。“妈妈可以吃我得鸡巴吗…”
“好好,妈妈这就吃财儿的大鸡吧…”莫香惠捏着张财歇火的肉棒,放入嘴角一口一口吸嘓起来。少妇,凭借着丰富的性爱经验,灵活的小嘴和舌头,直让男人大呼受不了。况且还是这么个极品少妇,光是看着她那张妩媚漂亮的脸蛋儿还透露着淫荡,没几个男人不起反应。张财也不例外,没弄几下,肉棒便满血复活。
“哇,财儿的鸡巴真厉害!”莫香惠惊呼一声,随即起身,她背对着张财,将那充满肉感的蜜桃臀压在张财的胯上,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揉的张财差点儿又泄了,好在张财急忙叫停,射精感才慢慢褪去。

此刻,张财深刻体会到这女人就是个榨汁机!难怪张富之前一直提醒自己,别被榨干了!莫香惠转头见张财咬紧牙关,挑逗到:“怎么了,财儿,又不行了…嗯?” 说着,莫香惠又扭起屁股。
“哦,妈妈,慢点慢点,儿子的鸡巴都还没插到妈妈的骚逼里,不能再射了!”
可莫香惠却是不干,只见她将肉棒放入臀瓣间,倒入大量润滑油,双手撑着按摩床让屁股在肉棒上摩擦起来。张财顿时瞪大了眼,这种挤压感,完全就是奔着吸精来的!肉棒两侧被臀肉夹着,龟头一会滑过阴唇一会滑过勾股,况且莫香惠还时不时借着体重压坐下来。莫香惠见张财紧抓按摩床两侧,死咬着牙。她嘴角得意一笑,仰着头直发出一声声男人听着都要泄了的骚叫。噗哧!张财精门瞬间大开,随着莫香惠的丰臀一挤一压,精液一飙一流的,全落到胯上。这下张财有些慌乱,短时间内连射两次,恐怕在没多少精力来尝尝少妇的滋味儿了,看着又泄了气的肉棒,再看看莫香惠那肥美的肉穴,张财真后悔为什么一不开始就马上干。

莫香惠看着张财丧气的表情,笑说着:“财儿,别急,妈妈让你再展雄威!”莫香惠退到张财的两腿间,从一旁的桌上拿起黑色丝袜。
“啧啧,妈妈,你的脚好美!” “是吗,待会儿会更美!”
莫香惠的脚形十分完美,脚底的嫩肉没有一丝泛黄,白白嫩嫩恨不得含在嘴里,当这双玉足穿上黑丝袜时,对男人的杀伤力翻倍!再接着,莫香惠朝脚上倒了润滑油,直到整瓶倒完,才放手。她向后撑着身子,举起小脚在张财的胯间来回涂抹,表面是在均匀润滑油,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掂着前脚掌,一只按着龟头,一只从肉棒根部向上来回推压。灵活的脚趾更是玩弄起龟头的沟冠!
“哦,妈妈,好舒服…” 润滑油将丝袜与肉棒的触感发挥到了极致,张财只感觉一股润滑有力度的触感,正逼迫他重回雄威!
“财儿,妈妈脚厉害吧!” 莫香惠对张财眨着眉眼说到。张财看着莫香惠那副骚样,再看看她的玉足,玩弄肉棒简直游刃有余,与之前在三楼还有些羞涩的少妇,判若两人!这下张财才反应过来,莫香惠一直在装清纯!她就是个十足的骚货,大骚逼!

张财感觉胯下正充斥着血液,阴茎竟慢慢的挺起,一抖一抖的。他不禁佩服,这老爹的情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厉害,以往张财的第三起码得十几二十分钟,最快也就八分钟。但今天,在莫香惠的玉足下,区区五六分钟不到,又被刺激得一柱擎天!
“财儿,不错嘛,比你老爹厉害多了!” 莫香惠说着,将整个脚掌竖贴在肉棒上来回推压,另一只脚用脚指头在张财的小腹上画着圈圈儿。
“财儿,老张第一次和妈妈做的时候,还没用脚,他就射了四次,后面死活不来…还是你们这些小年轻有意思!”张财暗自佩服,这少妇果然不得了,就连老爹那种久战沙场的人都落到这样的下场,怪不得会请李大师做出阳刚符这种东西。眼看张财的阴茎暴涨,莫香惠也停下了按摩。
“财儿,要进入主题了!“张财睁大了眼看着莫香惠的下体,不由感叹,这逼真肥,湿漉漉的一片。莫香惠抬起一条腿,小手绕到屁股后扶稳张财的肉棒。
“财儿,你可要忍着点,妈妈的骚逼可比其女人厉害多了!”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7 10:53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 - Archiver - WAP